报告文学

主页 > 报告文学 >

崔武:巧用二难推理,抗辩“甩锅”大战

“崔律师,今天全看你了!”当事人黄山四十来岁,是一家珠宝店老板,长相帅气,为人也豪爽仗义,没想到因为替房产公司出面借贷惹上官司被告上法庭。早上9点,法庭被告席上坐满被告,随着法官的法槌落下,案件正式开庭审理,并进行庭审直播。我和几位记者戴着口罩端坐旁听席,来看今天的庭审好戏。

                                                                                                                      

这起追偿纠纷怎么回事呢?原来黄山好友的某房产公司2016年因国家政策限制无法继续办理贷款。于是担保公司替房产公司想出一个办法,由担保公司为房产公司代偿银行借款后,再借用黄山持股的一家耐火材料公司名义向银行贷款1000万,由担保公司提供担保。并承诺不用耐火材料公司和黄山承担任何责任。因此耐火材料公司以及黄山夫妇、房产公司以及老板夫妇才纷纷在反担保协议书上签字。以后每年借新还旧。以此手法又完成了2018年900万元、2019年800万元,共计三次“借新贷还旧贷”的资金周转。本以为一切顺利,然而,却没想到,第三笔“借新还旧”却玩砸了:涉事担保公司突然翻脸,以原告身份,将耐火材料公司及黄山、房地产公司负责人均列为被告,一纸诉状告上法庭,要求被告偿还原告代偿款830万元,并按年利率24%的标准支付自代偿款项的利息。黄山感到非常冤枉,当初三方明明说好了的只是借他公司名字一用,不用承担任何责任。自己才答应替人背锅,如今却惹上一身官司。                                                                                                                     


“原告认为,房产公司、耐火材料公司及黄山应当向原告支付代偿款830万元及利息,黄山在应当原告请求范围内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开庭后原告律师陈述道。担保公司准备得非常细致,从借款合同、担保合同、反担保合同、借款借据到代偿证明在内的一套证据,看来是轻车熟路。这个案子对被告耐火材料公司和法定代表人黄老板一家来说显然非常棘手。

 

在听完原告举证后,针对原告方提供的证据,被告方耐火材料公司、黄山夫妇的代理律师崔武一一进行质证。“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些证据都是事情的表象而已。并非双方的真实意思。正由于原告担保公司对我方作出了免责的承诺,我方当事人才签字同意借款的。”轮到被告举证了。崔武律师向法庭一一出示了最近三年三次贷款的银行转账明细,三笔资金都转向了原告担保公司,或者担保公司指定的关联公司账户。特别是武律师拿出耐火材料公司转账去向的银行流水,有的转向了原告,有的转向了原告担保公司经理的兄弟注册的关联公司“我要证明的问题是:“所有借款都回流到原告方,原告凭什么向我们追偿!”


最后崔武律师拿出一个密封的档案袋:“当初,担保公司和房产公司为了表明只是借黄山名字一用打消黄山顾虑,同时为了监管考虑,私下里签订了一份保密的免责协议,协议约定免除耐火材料公司及黄山的担保责任,约定密封至纠纷发生时由法庭拆封。请法庭当面拆封。”

                                                                                                                         

法官在众人的见证下,当面拆开档案袋,取出保密协议。仔细看了后,先交由崔武律师质证。


“该协议约定了我方替房产公司借款,由担保公司代偿借款,担保公司承诺不向我方追偿。贷款金额是1000万元。由于没有约定贷款时间,应该视为最高额借款。而且约定的房产公司抵押财产也与本案抵押财产相同。”崔武律师字正腔圆,娓娓道来。


对方律师似乎早就清楚这一份协议内容,接过该协议看了一眼后便抓住该协议的漏洞发动起猛攻,对方律师主张:“该担保协议虽为借名贷款协议,该保密协议免责的只是2017年的那笔1000万元反担保责任,该笔借款已经在2017年履行完毕,黄山并不享有本案主张的2019年800万元反担保责任免责权利。本案2019年的800万元系独立债权债务,因为其是在免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处签字,黄山也并非该协议免责对象。”


看来担保公司是有备而来啊!由于协议密封,当事人在交流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律师在拆封前也看不到协议的具体内容,庭审时面对这样的紧急情况,如果遇到没有经验的律师不一定能反应过来,当事人黄山更是被对方律师的观点侃懵,只能反问担保公司为什么骗他。


 “对原告的质证意见,被告方有什么补充的?”法官扭头向崔武律师问道。


崔武律师当仁不让:“法官,既然该协议特别约定要到法庭上才能拆开,那么该协议就并非如担保公司所讲的仅仅针对2017年的1000万元贷款生效,同时也应当免责2018、2019年的900万、800万借款,2018年、2019年的借款本质上是2017年借款的借新还旧,该免责协议到如今仍然有效。而且,前两次贷款原告代偿后,也没有向我们追偿呀。说明这三笔借款是借新还旧,没有了结呀。我方当事人正是基于该保密协议对自己免责才签署反担保协议,且该保密协议上注明对耐火材料公司以及黄山免责,如果因为签名瑕疵就主张黄山不免责,那么当事人黄山就是基于担保公司的欺诈或者重大误解签署反担保协议,也是依《担保法》不用承担担保责任的。”

                                                                                                                     

针对原告律师主张的免责协议的效力问题,崔武律师又提出:“对这份保密协议的效力请原告慎重回答。如果承认有效,我方应该免责。如果原告继续主张免责协议无效的话,那么担保公司就是在欺诈耐火材料公司以及我的当事人黄山,担保公司欺骗黄山在反担保协议上签字,并将全部款项交由担保公司控制。鉴于本案中我方被骗数额巨大,我方有权申请法院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侦查,追究原告方金融诈骗行为的刑事责任。”


崔武律师的此番观点就像一颗核弹扔在对方的阵地上,担保公司代表瞬间懵住,原告代理律师听到崔武律师的观点也愣神许久,谁都没想到崔武律师能抛出这样的观点。民事官司数额争议再大也仅限于民事责任,而一旦牵扯到刑事案件,那么本案性质就不同了,如果涉及诈骗,那么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刑法的制裁。


如同下棋中使出了大杀器,崔武律师成功将住对方:承认免责协议有效吧,被告耐火材料公司和黄山无责。指出免责协议无效吧,将面临承担刑事诈骗的风险。令原告方进退两难。这个二难推理,真让人拍案叫绝。如不是开庭前法官反复强调大家要遵守法庭纪律,此时的法庭早已掌声如雷。对方愣住很久后缓过神来急忙表示:“对于该协议效力问题,我今天不做判断。还是请法庭结合其他证据综合判断吧。”


庭审完,法官也表示:案件借新还旧事实比较清楚。建议原告接受调解,免除被告耐火材料公司和黄山一家的民事责任。由房产公司用抵押财产承担追偿责任。最后双方都同意接受庭下调解。。


“没有想到崔律师在民事案件的庭审中提出了对方当事人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的见解,庭审代理逻辑严密,进攻性强!我对崔武律师出色的代理非常满意。”黄山夫妇笑着走出法庭。


(2020-4-14日于海安)


  联系人:崔律师

  手机:13851668832

  电话:025-52769500

  微信号:runshanglvshi

  地址:南京市天元中路128号诚基大厦2栋613室

Copyright © 2002-2017 南京刑事辩护-南京律师-江苏刑事律师-崔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2409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