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

主页 > 报告文学 >

扶老记

     上午,一位八十一岁老爷爷来到律师事务所,笑容满面:“崔律师,我跟大儿子的侵权官司了结了。大儿子赔我八十万元拆迁款。我只给大儿子留三十万元。这起案件,你们所里的三个律师都出了力。尤其是你,敢讲话,跟法官都敢怼。非常感谢你们。”

    老爷爷家住秦淮区。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姑娘。都已成家立业。老伴七年前过世了。他和小儿子一起过。老爷爷单位有一套公租房拆迁。原来说好这套房子是属于老爷爷的。也有租赁证的。谁知道,接老头班的大儿子利用帮单位领导开车的机会,偷拿了单位公章,伪造了一份假的租赁证。跟拆迁办签了拆迁协议。将一百一十万补偿款全部据为已有。


    老人打了几年官司。先是以委托合同纠纷为由,告大儿子,要求将代理他去签协议的领取的补偿款悉数返还。法院没有支持。理由是本案不是代理纠纷,而是确权纠纷。在老爷爷的律师拒绝变更案由和诉求的情况下,只能驳回其诉求。


     官司由一审,打到二审,都败了。老爷爷不是没道理,只是他原来聘请的律师告错了。又拒不改正。这次,他经人指点,来聘请我担任他的律师。准备重新起诉。我们以用益物权纠纷为由,要求确认原告享有承租权,并要求大儿子返还侵权所得补偿款110万元。法院很快立案。


     哪知,一位自称法官的年轻人很快打来电话:“你们这起诉讼已被法院驳回诉讼请求。怎么又来起诉?一事不再理。还是把材料拿回去,打什么官司?”我一听,糊涂了。“这是两个不同案由。我方原来是以委托代理合同纠纷起诉的。现在是以确认用益物权纠纷起诉的。案由不一样啊。”无论我怎么说,这位法官一口咬定我告错了。“案件还没有开庭审理,你不要先下结论好不好。我要求开庭审理,查明事实再定性。”我在电话中跟法官争起来。法官很不高兴地挂断电话。这起小案件,我本来是想让年轻律师做的。看来我要亲自上阵。为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为了我们的职业荣誉。

     于是,我立即赶到法庭。根据来电,约见法官。一见面,是一个小伙子。肉包脸,肥头大耳,很胖。“你是承办人张法官么?”“不是。我是法官助理小王。张庭长腿子扭伤,在家休息。这个案件由我来审理。”“法官助理不能独立办案,知道么?”“我可以来帮助调解。可以先开庭交换证据。”于是我们先交换对案件的看法。他说我们告错了,诉求肯定要被驳回。我说:“你先把材料仔细看看。不要先下结论好不好?把原来的判决书认真看看,法院曾以双方存在权属争议驳回诉讼请求的。”这个法官助理血气方刚,说话好激动,而且口气武断,先入为主。我不知道他怎么考进法院来的?他显然不适合办理这起复杂的家事纠纷。嘴上没毛。能处理大人间的纠纷么?见我跟他争辩,很不高兴。“你是哪个律师事务所的?”他站起来,张开大嘴,显得有点生气了。“江苏润商律师事务所的。”我没有怕他。而是严辞以告。他想以气势压人,我没有被吓倒。第一次见面,我们不欢而散。

     第二次见面,是这位姓王的法官助理宣布开庭时。“请你亮明身份,是法官,还是法官助理。”因为法官助理不能独立开庭的。我这么问,是在提醒他。因为凭几次过招,我对他能否办好此案心存疑问。他无视我的提问,竟然要硬着头皮把庭开下去了。“且看看他如何开庭,再作计较。”我心里想,不能因为我一人,耽误大家。

     下面开始举证。我举出两本租赁证复印件。同一套房子,一份写明我方是承租人。另一份竟写明对方是承租人。我说,我方的一份是有效的。对方的一份是无效的。因为根据公租房承租权转让的规定,要有原承租人书面确认,且是有偿转让,才好办理承租权变更登记手续。对方仅拿了一份假的租赁证,但没有我方同意转让的书面证明,所以对方持有的租赁证无效。而且以前委托代理纠纷开庭时对方承认租赁证是自己偷盖公章伪造的。

      这次,我把拆迁办,还有公租房的建设单位都列为第三人。但开庭时,拆迁办说只认公租房建设单位出具的证明,故认为被告是承租人,才和被告签的拆迁补偿协议。公租房的产权单位出具意见说:”只认谁交房租谁才是承租人。因为是从被告工资中扣的房租。故认为被告是承租权人。现发现盖有单位公章的好多租赁证都是假的,不足为凭。“

    我们又拿出拆迁调查表。白纸黑字,填的被拆迁人是老爷爷。还有被告代老爷爷签的字。但拆迁办说这个调查表不在拆迁档案正卷中。后来只认公租房建设单位出具的承租权人证明。

     这次开庭只是交换证据。所以我没有说什么。但法官助理小王没有亮明身份。还振振有辞:“这个案件由我负责到底。”在庭审上公然说了很多武断,偏坦被告的话。其理由是:“这么多单位说承租权是被告的,”我说:“你没有经验,你不适合审理本案。我要向张庭长报告。”“他在楼上,你去报告吧!”“我今天不去报告。我看你怎么办案再说。你判错了,我们一定上诉。你单独办案,属于程序违法。”为了不搞僵关系,最终,我先给自己找了一个下的台阶。

     过了几天,原告小儿子找出了一份材料。是从公安派出所调来的。当时,原告要把户籍转到承租房内,派出所要公租房建设单位出具承租权证明。当时单位在白纸黑字上盖章证明此房承租权属老爷爷,而且街道办事处也盖章确认。我们以前举出的证据只是能推论出房子承租权应属老人。而这份材料,据说是被告帮助填写的,笔迹可辨。又是产权单位和基层政府盖章认可的。我们可以一剑封喉!被告和第三人还有什么抗辩的呢。接到这份证明,我如获至宝。立即送给法官助理小王。小王看了,一改原先的大噪门,和颜悦色地说:“我马上送达给被告和第三人。”

     过了两周,在第二次开庭前半天,老爷爷告诉我,“大儿子找单位领导来要和他调解。原来,110万拆迁补偿,我问他要三十万他都不愿给,现在他同意给我八十万。这份证据,起作用了。可能他的律师跟他讲了打不赢官司。单位领导说,已经处分了他,撤销他的公司中层领导职务。他弄虚作假,抢爸爸的房屋补偿费,在单位影响不好。”是的呢。上次开庭时,被告还说不同意调解,要求法官依法判决呢。这变化挺快的。


     第二次开庭时, 我们帮老爷爷草拟了调解协议,还加了违约责任条款:如被告不按时给老爸八十万补偿费,给十万违约金。法院制作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法律文书,确认了调解书的合法有效。

    事情就这么了结。那位法官助理见了我,面有愧色。今天,老爷爷对我不畏艰难,敢于怼那个法官表示了赞赏。并要我们帮他草拟遗嘱,他要依法明确继承权,免得百年之后,儿子们为财产伤了和气。


                                                                        崔武

                                                                    2021.11.25


(文章为普法之用。为保护当事人隐私,作者对人物和地点做了技术处理,请勿对号入座。)


  联系人:崔律师

  手机:13851668832

  电话:025-52769500

  微信号:runshanglvshi

  地址:南京市天元中路128号诚基大厦2栋613室

Copyright © 2002-2017 南京债务追偿/合同纠纷-南京律师-江苏刑事律师-崔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2409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