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

主页 > 报告文学 >

局外人


    雪后的第一个早晨,寒气袭人。上午九时,我以律师身份去江北省九华县人民法院旁听即将审理的张群重大责任事故案。审判席上,审判长和两位人民陪审员不时用目光扫视前方。庄严的国徽在灯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公诉席上端坐着一位美女检察官。辩护席上空空如也。被告人席上,站在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耷拉着的脑袋就像屋檐下的冰柱。他屏息凝神,等待着审判长宣布开庭。


    法庭上并没有诉讼参与人席。我是被害人亲属聘请的律师,只能像普通百姓,坐在旁听席。几个月前,当地一家水泥厂发生人命事故。死者王先生在石破车间被高速旋转的机器卷进去,当即死亡。6个小时后尸体被发现。工厂乱成一锅粥。老板派人将死者送医院。医院不要,送太平间。因为送尸体的时候,工友害怕,将死人放在车的后备箱,手脚露出。路人侧目。死者家属将这些不人道的遭遇发到抖音上。引起舆论大哗。小城震动。


    事故调查组很快成立。但公安,应急办给被害人家属送的死亡通知书上,对死者死亡时间说法不一。究竟死者何时亡故?至今没有准确说法。工厂为了息事宁人,想花钱求被害人亲属谅解,争取免除刑事处罚。因为工厂替员工交了工伤保险,还有商业保险,赔了二百多万元。正常情况下,这里死一个人,工伤赔偿也就八十多万元。工厂赔偿二百多万元,应该翻倍了。但被害人有一个女儿叫王胜男的,坚决不同意拿死人做交易。不谅解工厂的行为,拒签谅解协议。在删去谅解条款后,才在赔偿协议上签字。“他们太可恨。太拿人命当儿戏。以为有钱,就可以逃避刑罚。这家血汗工厂年年死人,一年死好几个。事故频发,还不是因为有几个臭钱交保险,就可以草菅人命?”


    王胜男要替父亲申冤,为父亲讨一个公道。她跑到南京来找我。我被她的精神所感动。决定趟一下这个浑水。网上一查,肇事企业太牛了:是中国民营企业五百强。排名第一百多位。每年上交地方税收30个亿。一般来说,被害人一方找我们律师都是讨要赔偿的。也有不要赔偿,一心要被告人把牢底坐穿的。但是,这个拿了巨额赔偿,还不依不饶,要把肇事企业绳之以法的,我却是头一次遇到。他显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多数职工的安全。


    我接手案件时,是在夏天。案件已经由公安局移送到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院也给了他书面通知,告知他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我们首先去检察院阅卷。公安机关以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将肇事工厂的车间主任张某移送起诉。张某的罪过是没有在搅拌机旁安装护栏,导致了被害人死亡。我一看就发笑。装护栏,要花钱。这是企业老板的责任。车间主任有什么决策权?拿他来做一个替罪羊罢了。据说,该企业原已死了很多人,本起事故发生后又陆续死了三个人。明知存在安全隐患,却不改正。老板的过错状态不是过失,而是故意。让工人在明知存在危险的环境下工作,应定强令违章冒险作业罪。


    我立即把我的律师意见向公诉人作了书面反映。过了一段时间,公诉人打电话给我,是一位女士:“崔律师,你的意见我们收到了。我们立即向市检察院检察长汇报了。这家企业是我们当地纳税大户。你们的意见是要抓企业老板。因为就死了一个人。我们很慎重。你讲的公司还发生了好几起事故,因为没有移送过来。我不好下判断。我们有情况再沟通。关于定性,还要检察长会议研究。公诉人是和被害人站在一起的。是代表国家,帮被害人说话的。你放心,我们会依法办事的。”我一听,很暖心呀。


    过了两个月,我又打电话向公诉人询问案件进展。“崔律师,最近亲自去案发现场去了一下。发现搅拌机旁没装护栏,但是有安全罩。事发时,安全罩扔在一旁。如果用了安全罩,事故也能避免。没有安全设施,我们定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有安全设施而不用,是管理问题。我们定重大责任事故罪。本起案件,存在着两个犯罪的竞合。我认为,定重大责任事故罪比较合适。”没想到公诉人说的漂亮,实际上是为肇事企业开脱呀。对企业最近发生的三起事故置若罔闻。既然存在两罪竞合,应择一重罪论处。从追究的范围看,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涉及没有护栏问题,这个要对投资人问责。要追究的是企业老板。而重大责任事故罪,是有设施而不用。一般追究部门负责人的管理责任。公诉人觉得定重大责任事故罪合适,显然在为公司老板开脱。


    我真后悔对公诉人过早地透露律师意见。如不提醒他们,让他们以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起诉才好呢。


    又过了两周,我追问进展,才从检察院一位小书记员处得知案件已起诉到法院。罪名变成了重大责任事故罪。公诉人说好的,起诉时会告知我们。却搞得静悄悄的。仿佛在躲着我们。


    月亮走,我也走。我们只能去法院讨说法了。因为公诉人说去了现场,我以为有什么新证据送到法院。一位嘴巴无肉的老法官接待了我,收下了我的代理手续。法官让我翻看了卷宗。公诉人说去过现场,并没有制作勘察笔录呀。而且是事后去的。看了也不能说明什么。只是公诉人将一份已作废了的以赔偿被害人换取谅解为内容的协议书放在一本活页里,移送法庭,作为建议判缓刑的依据。我立即拍照保存。这份无效证据,在检察院阅卷时没看到呀。


    阅卷完毕,我向法官提出要求参加庭审。他说:“被害人没死,可以作为当事人参与庭审。也可以委托律师参与庭审。被害人死了,其亲属并不是刑事案件当事人。只能由公诉人替你们主持公道。当然了,被害人亲属和其律师只是诉讼参与人,就像鉴定人一样。不能参与庭审质证,辩论。因为被害人亲属太多了。每个人讲一句,这庭开不下去了。律师的权利来自委托人。委托人没有的权利,律师也没有。所以你不能参加庭审。”


    “真是奇怪了。没死的被害人可以出庭参与公诉案件的审理。被害人死亡,后果更严重。更应该让其亲属的律师出庭参与庭审,让他们对证据发表意见,对定罪量刑发表意见。”我愤愤不平。因为我考虑问题多从自然法出发,从天理出发,而不是拘泥制定法。


    “这虽然不合理,但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被害人亲属委托的律师可以出庭。作为诉讼参与人你可以阅卷,也可以旁听。我们审了这么多案件,也没有受害人亲属获得了赔偿,不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却要求参与庭审的。被害人亲属的地位相当于证人,鉴定人而已。”


    我翻了刑事诉讼法,法官所言是对的。这起案件,被害人亲属,死者的配偶,子女不过是局外人而已。一切听由公诉人作主。但公诉人却一屁股坐在肇事企业的位置上讲话。


    我又对法官打出了另一张牌:“我们提起附带民事赔偿诉讼可以吧。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代理人出席庭审可以吧!”我立即从口袋里拿出拟好的刑事附带民事起诉书一式两份。这起案件虽然已经赔偿了,但为了参与诉讼,我们即使起诉不对,法院也要开庭审理以后才可以驳回。我们要参与开庭的目的也达到了。


    “不行。赔偿协议上写了不再追究企业及任何人的民事赔偿责任。你们这是滥用诉权。我不受理。诉状给你。”法官拉长了脸。


    “你不受理,应给我们不予受理的裁定。不服裁定,我们还可以上诉。你不能口头说不受理就不受理。”我也很惊讶法官无视我们的诉权。看来,法官是横竖不让我们参与庭审了。


    “你们如果偷偷地把庭开了,被害人亲属更会怀疑司法不公。会到处投诉。你们工作反而更被动。”我说这话是为他们着想。


    “这起案件我早就知道了。被害人的小女儿将案件发上抖音,弄得满城风雨。为什么法律规定被害人亲属不能参与庭审,也是考虑到死者亲属情绪激动,人又多,恐将导致庭审无法正常进行。崔律师,本案公开审理,我们会有公告的。”法官一脸无奈。


    “你们将开庭时间公告在墙或上网,我们不一定会看到。”“开庭我会通知你的。”法官后退一步,像是菩萨开恩一样。好说歹说,我终于为被害人亲属争取到了旁听权。也算是一个不小的胜利。


    法官提前三天来电告诉我,今天早上开庭。尽管昨天下雪,但我去的比较早。在第13法庭门口遇到等待开庭的被告人张某。他被取保候审。行动还是自由的。我就和他攀谈起来。“我也很冤。单位领导要我承认犯罪。办案人员恐吓我。要我认罪认罚。”这个被告人我也很同情。他不过是一个顶包的替罪羊。他的老婆在一旁替他叫苦不已:“事发当天,他并不在单位。”我多么希望被告人在庭上能讲出真话呀。“安全罩为什么不用?”我迫不急待地问他。“安全罩太小。覆盖不了机身。所以才扔在一旁。”张某低声透露。


    可是上午开庭时,被告人张某面对公诉人举证都回答说“是”,如同机械木偶。要是我能参与庭审,可以向被告人发问,了解更多真相了。鉴于被告人认罪认罚,且其单位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公诉人建议对被告人判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带三个月。法官问被告人有什么辩论意见时,被告人说“没有”。问他错在哪里时,被告人想了好久,吐出四个字:“管理疏忽”。法官提醒他说:“岗位就是责任。不作为也是犯罪。”就匆匆宣布:“开庭结束,择日宣判。”


    还好,由于我们律师指出公诉人原先提供的赔偿协议是无效的,今天没有出示。公诉人拿出了有效的那份赔偿协议。她的意思是,你不谅解,我也建议判缓刑。因为你们拿了赔偿呀。


    被害人亲属一家三口旁听了庭审。一个小时,如同梦魇般过去。为了遵守法庭纪律,他们没有哭出声。我偷偷看到,他们一家人眼睛红红的。“我们就是局外人。我们也没有指望他们能秉公执法。我要写信向各级领导申诉。”死者小女儿王胜男哽咽着,对我说。


    “我想回去就本案定罪量刑写一份律师意见,寄给法官。尽到我的责任。你们来旁听,也能全面了解案情。”因为,我们有规定,律师不能将刑案证据给委托人看。司法机关说防止律师泄密呢。如果他们的旁听权再得不到保证,那真是雾里看花了。现在有关部门又规定律师不能炒作案件,我们办案真如“螺丝壳里做道场”了。因为大盖帽们期待看到的是“死者家属情绪稳定”。


(作者崔武,本所律师   联系电话13851668832


(小说作品,如与生活真实雷同,纯属偶然。请勿对号入座)



  联系人:崔律师

  手机:13851668832

  电话:025-52769500

  微信号:runshanglvshi

  地址:南京市天元中路128号诚基大厦2栋613室

Copyright © 2002-2017 南京债务追偿/合同纠纷-南京律师-江苏刑事律师-崔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02409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