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听崔律师庭审辩护侧记

日期:2020-01-06 / 人气: / 来源:未知

 

1216日是张某涉嫌非法经营罪、诈骗罪一案开庭审理的日子。早上九点崔律师带着我早早地赶到了鼓楼区人民法院。外面阴雨连绵,这样的天气不是让人很舒服,但是审判庭内的崔律师显得胸有成竹。

 

崔武律师认真地研究起诉书,详细地查阅本案全部卷宗材料,会见了被告人,崔律师对本案案情早有了全面、客观的了解,今天的庭审,对争取减轻被告人的犯罪处罚、纠正检方指控的错误罪名,崔律师信心十足。

 

 

九点半到了,书记员开始宣读法庭纪律。一阵脚镣声从旁听席后传来,被告人张某、李某被法警带到被告人席上坐下。清脆的法槌声让人一震,庭审开始了

 

听着法庭核实被告人身份信息、告知其诉讼权利,我看向了被告人张某。张某刚刚30岁,身形较瘦,个头不高,听到公诉人大声宣读对他的起诉书时,他把头埋得更低。2016年,张某和李某成立了一家信息咨询公司。在公司及员工均没有证券从业资格证的情况下,张某和李某指示员工通过拨打电话、添加微信的方式向股民宣传其公司具有内幕消息、实力强大,吸引客户投资其推荐的股票,并在股票获利后获取利润分成。2018年起,张某和李某又让客户在公司推荐的期权交易平台上注册登记并按公司的推荐投资理财,结果客户亏多盈少。检察机关指控张某、李某构成非法经营罪,数额共计170余万元,情节特别严重;构成诈骗罪,数额共计120余万元,应数罪并罚。

 

 

 

宣读完起诉书后,法庭调查开始。

 

公诉人一反常态,似乎想要后发制人,在公诉人讯问阶段并没有问题抛出。这也难怪,公安机关本来以张某、李某涉嫌诈骗罪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犯罪数额170余万元,但崔武律师接受张某家人委托后,联合朱春燕等资深律师组建律师团跟进辩护。向检察机关提出了几点意见,全部切中要害。首先张某等人的行为不应认定成立诈骗罪,而是成立非法经营罪;其次,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犯罪数额的认定错误,应当重新确定;最后,对本案中的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强制措施应当变更或者解除。经过律师团的据理力争,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案件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把诈骗罪的犯罪数额减少认定为120余万元;将部分原本认定为诈骗罪的行为重新认定成立非法经营罪;除张某、李某以外的公司成员都办理了取保候审,事实上不久以后,这些人都被检察机关撤销了案件,重获自由身。在这样的背景下来看,公诉人不先讯问是因为案件有难度,也说明了崔武律师起到的巨大作用。

 

被告人张某处于备受打击的状态,接下来将要发问的崔武律师需要掌控住局势,给张某信心。“客户进行期权交易的钱给了谁?”崔武律师这个问题提得好,因为这对是否成立诈骗罪有很大影响。被告人张某也认识到自己当初压根就没有想要诈骗当事人的钱财,抬起头回答道:“这个钱不是给我们公司的,客户自己把钱投进平台里,我们不收钱的。”“平台有资质吗?”“30%的报酬是谁给你的?”“客户亏损你才能盈利吗?”崔武律师不断发问,想要巩固战果。“平台是有资质的”,“是平台给我们的代理费用”,“当然不是亏损我们才赚钱,我们也想客户赚钱”张某似乎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更加确定自己没有诈骗客户的钱。

 

公诉人补充抛出了一个问题:“你们的客户有赚钱的吗?”

 

张某声音不大地说:“有的。”

 

公诉人再次逼问:“谁获利了呢?”

 

张某沉默了一会:“有几个客户,但是想赚的更多,就继续投资,结果亏了。”

 

“也就是说没有人赚到了钱是不是?”

 

“记不清了。”张某似乎被抓住了要害。但这个问题并没有结束,将在法庭辩论阶段继续下去。

 

有意思的是,庭审在这里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李某的辩护人对李某是否是公司的股东有异议,他向张某发问李某是否曾向公司出资。在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以后李某辩护人得出了李某不是公司股东,在本案中作用不大的结论。公诉人及时补充,分别发问张某、李某两被告人,证实李某虽没有向公司出资,但接受张某给他的“干股”,而且还接受了数次“分红”。公诉人指出了李某辩护人的认识错误,认为张某、李某的地位以及犯罪作用没有差别,两人都是公司实际意义上的股东。

 

接下来公诉人一一出示证据,想要证明张某虚构为客户加杠杆、使盈利翻倍的事实,隐瞒本金可能会全部亏损的风险,诱骗被害人投资期权交易平台并从客户亏损中获利。

 

崔武律师在质证时指出,公诉人的证据不能证明平台的非法性,被告人始终认为期权平台是在美国上市的合法平台,并且不能证明张某是从当事人的亏损中获利。事实上张某获得代理费用,客户自助操作自己的账户,在赚钱时不肯收手直到亏损,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此外,为客户加杠杆、盈利翻倍等,平台就是这么做的,这是市场的交易规则,这不是被告人虚构的事实。公诉人的证据不足,没有证明力。

 

旁听席上有人窃窃私语,认为这个辩护律师说得非常正确。被告人也被崔律师的质证意见所鼓舞,眼神中充满希望。

 

 

进入法庭辩论阶段。

 

本案两名被告人都被指控数罪并罚,并且有数十名受害人,案件的审理有多复杂可想而知。经过法庭调查阶段,已经接近中午,但控辩双方都打起精神,准备在辩论阶段唇枪舌剑,再来一次交锋。

 

公诉人首先发表公诉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情节特别严重;构成诈骗罪,犯罪数额巨大。崔律师一一予以回应。崔律师辩称对于认定诈骗罪中被告人的主观方面,张某从来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也没有非法占有的事实。长期以来张某的公司只是给客户提供信息咨询。客户的账户有密码,都是客户自己在操作,张某从没有也不可能操作客户的系统。客户亏钱了是金融理财的市场风险,不能简单认定张某是从客户的亏损中获利。

 

对于非法经营罪,被告人和崔武律师都认为该罪的确成立,但是认定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于法无据。因为对于金融类非法经营罪,我国法律并没有规定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的数额标准。

 

坐在旁听席上,不禁觉得本次庭审精彩异常。公诉人指控被告人非法经营罪证据确实充分,而崔武律师对非法经营罪犯罪情节及诈骗罪的成立的辩护十分精准,专业功底深厚。

 

因为本次庭审时间太长,审判长不得不提醒大家简要表达自己的观点,否则恐怕法庭辩论还有好几个回合才能结束呢!

 

 

最后陈述阶段,张某满是懊悔:“审判长大人,我当初只是想挣一些钱才成立了这个公司,我如实承认犯了非法经营罪,但我从没有想过要去诈骗!我家里有老人,孩子也小,我妻子一个人没办法照顾这个家庭,请您看在我是初犯,给我一次机会,从轻判处!求您了!”

被告人的家庭情况的确不好,他本应该尊敬守法,勤劳致富,奈何走上了犯罪这条路,不免令人唏嘘。

 

 

    后记

庭审结束,审判长采纳了崔律师的意见,也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要求公诉人及时补充证明期权交易平台是否合法的证据,等材料补充好以后再次开庭。

 

之后崔武律师匆匆走出法院进入雨中,他的另一位当事人已经多次联系他有事情要处理。因为忙没有空,所以一直约到了今天。忙碌的安排让我知道,追求公平正义、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征途没有尽头。

 

作者:jsrslssws.com


Top 回顶部
在线咨询
预约律师
扫一扫

扫一扫手机浏览

服务热线
13851668832